• 2007-08-23

    数学的恶梦 - [鱼悦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aralecn-logs/7886301.html

    昨夜,因难眠而捡起了以前的好习惯:夜读。想想读哪本好?太沉重的是不会去看,那是跟自己过不去,太轻松的漫画好像又不是现在想复习的,正想到这里,那本“不过如此”就被我抓到了。对,就是它了。那就再感受一下小崔同志文字的跳跃吧,呵呵。。
    灯不敢亮得太久,不然被我老妈发现就会吃夜宵---吃不了兜着入梦了。就是在有那么一点子担惊受怕的状况下看了有45页,看到几处精彩的还会蒙着被子偷笑一下,笑得最大声的就是那处:对我来说,数学是疮疤,数学是泪痕,数学是老寒腿,数学是类风湿,数学是股骨头坏死,数学是心肌缺血,数学是中风…… 当数学是灾难时,它什么都是,就不是数学。--------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,虽然我早已和数学划清了界线,但是现在想起来,数学对我来说也不比这好多少,甚至觉得这不算夸张,简直就是实情,,,
    回想一下,求学一路走来,所学的这科那科最让我觉得坎坷的就是--数学,对,该死的数学,就在我和它真正的绝裂之后我还做过好几次以它在为主的恶梦。如果它不是那么抽像,而是一种实体,我想我一定会把它挂在墙上做为撇飞镖的靶子,不对,是飞刀,飞斧子也可以,看心情了。至于帮我解这个惑的数学老师们,从小学到高中清一色是女人,所以我感觉都是巫婆,,(除了高中时的一个老师)。不愿去想,偏偏想起来,小学的那个第一个数学老师,她的名字里有个“娥”字,但在我眼里她和嫦娥和没多大关系除了都是女人,却又远不如人家嫦娥姐姐那么温柔(我猜一定是)。可能因为她的手指头给我的印像太深,就是用来点我的脑袋的那根手指,因为当时我怎么也学不会那该死的算盘,越是学不会就越着急,就在这时她那坚硬的无女人味可言的手指头就会戳过来,对,不是点。接着应该就是一小段反鼓励的足以伤害幼小心灵的言语。
    这就是我对数学的最初感受,呵,惨乎?可能这就是以后恶梦的根源的前奏,因为之后的路还长,路越长积恨就越深,所以那不过就是一个小序曲,这恶梦的协奏曲一直演奏到我和数学撤底断绝关系--------我学美术了,真是美啊~~~~~~~~~哈哈哈(狂笑中,请勿打扰)。后来考上了艺术学院,就干脆和数学SAY GOOD-BYE了。遇到了新同学,混得熟了之后在闲谈中说起数学,没想到大家都一个反应:现在不学它真是太好了,最烦人就是数学,数学老师也都,,,最特别的就是:都做过和数学有关的恶梦,哈哈…… 我这个天秤座终于感受到平衡了,舒服~~~~

     

    以上为好几年前写的旧文 现在翻出来看着好玩 哈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看的我好想笑啊!就在“看到几处精彩的还会蒙着被子偷笑一下”处,想象你当时夜里读书的场景,真是逗死了。嘻嘻。。。。
  •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阿草同学 最近又收集了多少好图片啊
  • 哈哈...

    写的真搞趣啊~好几年前你就这么天才了啊~哈哈..

    对,数学是实体的话我也把他吊起来鞭抽...

    我也恨数学.